小语吧首页 | 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| 手机版
  1. 首页
  2. 小学语文备课
  3. 小学语文试卷
  4. 教师范文
  5. 小学生频道
  6. 语文基础知识
  7. 龙8娱乐
用户搜索中学语文

续写作文:《金色的脚印》续写小学生优秀作文

  1. 来源:不详
  2. 作者:佚名
  3. 分享到:

密林的深处就是我的家,而我只是一只小狐狸。    

  正太郎从那天闯入我的生活,现在又会从我的生活里消失,但是,这个名字我刻骨铭心。    

  “爸,我累了。”经过几天的折磨,我已精疲力尽。父亲停了下来,月升的老高老高,光却狠暗。父亲望望阴郁的天,胸前的毛飘动着,被黑夜渐渐包裹,异常神秘。父亲是那样神圣,至少在我眼力及其伟大,无论遇到什么他都镇定自若,我低下头,不再看那让我疑惑的天,为什么它要这样的黑呢?我经常问自己。“上来吧,小心”严厉里渗着温柔,我小心的爬上父亲那宽大而结实的背脊,随着他沉稳的步子上下起伏。    

  夜深了,万物俱籁的时候,我睡了。    

  醒来,天亮了,家中父母早已熟睡。    

  我决定出去逛逛,只要看的见家就行。日本的雪那样多,我轻轻的踩上去,又狠狠的跃起,“咯吱——”。忽然,我听到几声焦急短促的叫声,转身飞奔进母亲的怀抱。母亲训斥我:“自己不要出去,遇到危险怎么办,真不听话!”说话间,她紧紧的抱着我。这么美丽的地方怎么会有危险?母亲叼起幼小的我闪进地下的窝。    

  父亲没醒,不然又要骂我了。    

  就这样过,每天吃着父亲捕回的猎物。我惊奇的发现母亲怀孕了!    

  快乐一如既往,我的弟弟出世了,好可爱的小家伙呵!    

  弟弟已经会走路了,我很高兴。    

  傍晚,我拥着弟弟在窝里睡觉,爸妈去找吃的了,最近的猎物越来越少。忽然,我被一声撕底的吼叫惊醒,探出头,两道光相互冲击着,白色的是爸爸,灰色的?是```是~~~竟然是狼!我倒吸一口凉气,不禁叫了一声。再一看,父亲已回原地,舔舔受伤的母亲,准备再干一场,狼朝我这边望望,我赶紧缩回去,狼瞟了一眼父亲,大叫了一声,竟然~~~~像我走来!难道到他发现我了?不不!我拼命往窝里面钻,此时此刻,我真的想哭!狼来了,望了望我,弯下头,走了。“妈妈!”我冲出窝,钻到妈妈怀里,对着父亲呜咽,惊恐、不安侵袭着我,父亲凑过来安慰我。就那么一个眼神,我们冲进窝,一看,弟弟,不见了!    

  “肯定是被该死的狼叼走了!怪不得他没吃我,我对不起弟弟呀!”顿时,泪灌满眼里,轰泻而下,刚刚还在我怀里蹭的弟弟就这么代我成了狼的晚餐!,我~~~~~~    

  夜又来了,几只鸟扑扑翅膀在黑悠悠的天空来回,满腔的愤怒与自责,我似乎懂了,那是天上的圣者在为每一位悲哀的生灵一丝安慰,弟弟,你在天堂好吗?    

  由于狼的骚扰,我们决定搬家,再次走上雪白的大地,我生平第一次感到四周都是杀机,走下去的每一步都要慎重。    

  新家还是在地下,老样子的陈设。    

  住进新家的第一天,父亲一语惊人:“孩子,你长大了,应该学会捕猎了。”捕猎?这个我既渴望又害怕的词,学习完捕猎,我将走出这个家独立生活,这因为着我,长大了?还是因为,弟弟?    

  晚上,我们“一家”全都在野外,我看见一只花色的点,父亲说这是山鸡,说着一跃而起捉到了它,我惊讶地看完父亲矫健的身影在雪地里一闪而过,如一道白色的闪电。    

  父亲把鸡丢给我,还是活的,只不过受了伤,没原先“矫健”了。我追上前,咬一口,没咬到,摔了,反复几次都是徒劳,父亲挡住鸡的去路,山鸡猛的一回头,飞起来了,却又掉落在我身后,“今天捉不住他你就别想吃饭!”是父亲的声音,看看母亲,她正充满希望的望着我,我点点头下决心抓住山鸡。    

  我想我市把山鸡给累死了,身上伤痕累累,全是捕捉中擦伤的。    

  下次捕猎,我提高了一些,明白要镇定、沉着冷静、明确目标。    

  不知不觉,我长大了,真的长大了,已拥有父亲一般的身躯,捕猎早已不在话下,但是,我却要走了,只有七个日落的时间,而父母则老了,只能自生自灭,父亲告诉我这是自然的规律,只有强者才能生存。    

  七天很快,最后的期限,我跳跃着,寻找给父母最后的晚餐。田鼠!我发现了好东西。冲上前,口中山鸡的鲜血直流,头却撞到另一个头,一看,也是狐狸。“臭狐狸,敢抢狼的食物!”他冲我吼到。“你是狼?”我疑惑了片刻。“怎么不是?”他轻蔑的反问。我不再理会这只夜郎自大的狐狸,就算你看不起我们,也不该冒充那只可恶的~~~唉~~~~~~~`,叼起田鼠,闪进丛林。爸妈正在门口等我。    

  大概他一直跟着我吧,等我向双亲奉上食物时,便出现在眼前。    

  “想跑!那两个死狐狸没教你,见到狼就要夹着尾巴跑吗?”他的口气让我怀疑他是否真是狼。“没有!”我壮壮胆子,反正已引火上身,就豁出去了,“父母只教我,要作一个好狐狸,不像某些同类,套着狐狸的嘴脸,却自称狼!”母亲眼看战争即将打响,连忙劝解“孩子,不要惹他。”“还是你的长辈明白事理,要走,留下猎物。”“休想!”我辛苦寻来孝敬父母的怎能这样给他?一场战争是避免不了的了,“好,我先杀一儆百!”他说着,那锋利的牙齿向我逼来,躲闪,已经太晚,母亲,孩儿要先走一步了。我闭上眼,一道血痕,斜过脸庞,父亲!“爸!”我想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带田鼠回来,如果不带田鼠回来,狼也不会来,如果狼没有来,我的父亲,一定不会,死!我看着缓缓下坠的父亲,那苍老的脸,经过风霜雨雪。紧锁着的浓眉,终于,可以松弛了,父亲,安心的睡吧。我更愿意死的还是~~~狼松开了牙齿,血淋淋的,发出一声惨叫,陡然一回头,露出凶光,一条雪白的弧线划过天际,我听到雪重重的响了。我知道,那是母亲!“狼,我和你拼了!”    

  记得父亲的话“厮打一定要冷静、沉着,节约体力。”    

  我明白这头狼很年轻,比我还年少,而年少的致命弱点就是:求胜心切。果然,狼沉不住气,抢先发起攻击,蹦跳着,用牙齿向我咬来。    

  我扭身避开了。    

  他大概以为我胆怯了,功得更欢,嘴里发出恶狠狠的吼叫,毫无意义的消耗大量体力。    

  我不还击,等待着时机。  
  
  狼终于累了,嘴喷着唾沫星子,站在雪地上歇气。    

  我决不会让他有机会养精蓄锐。我超前一跳,张开嘴咬上去,我闻到血腥味,他的腿受伤了。狼随即跳开了。    

  他被激怒了,眼里透着杀机,疯狂的朝他扑来。    

  有好几次,我都被咬个正着。殷红的鲜血滴滴答答溅落在花白的雪地上。是时候了,当他再次扑来时,我敏捷的一跳,闪过锋芒,突然一转身,踩在他左侧。狼刚想扭转身来,但已来不及了,我用尽全身力气对准他的咽喉刺去。    

  血染红了白雪,也染红了天。我无疑的发现一条疤痕,这不是?那年,弟弟在树林刮伤的疤痕一直在,就在大腿部左侧,难道,他是我弟弟?仰起头,将眼泪收回去,自然界是不相信眼泪的。悲痛欲绝。弟弟杀了父母,我又咬死了弟弟,为什么?这一切是为什么,弟弟那年不是被狼叼去了吗?这可恶的狼!    

  埋葬了他们,我走了。    

  夜又来了,郁黑的天空望不到边,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悲哀和愤怒,还有~~~杀机。哦,我残破的青春。    
  我的脚步如当年父亲一样沉稳了。  

本文栏目:《续写作文》

返回栏目
龙8娱乐